丫丫网 • 西安
 
[ 1 回复 / 4164 阅读 ]  #1  |  2014-11-12 04:21
撤退撤退 ( 楼主    来自: 陕西 西安)

  <2014/11/11>龚祖春忍着泪安慰爹爹:“您不是一直说女儿是‘女中诸葛’,聪明过人么?爹爹放心就是。”爹爹满面忧色,忧声说:“要在后宫之中生存下去的人哪个不是聪明的?爹爹正是担心你容貌绝色,才艺两全,尚未进宫已惹皇上注目,不免会遭后宫之人嫉妒暗算。你若再以才智相斗,恐怕徒然害了自身。切记若无万全把握获得恩宠,一定要收敛锋芒,韬光养晦。爹爹不求你争得荣华富贵,但求龚祖春的掌上明珠能平安终老。”

  

   龚祖春郑重其事地看着爹爹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女儿也不求能获得圣上宠眷,但求无波无浪在宫中了此一生,保住甄氏满门和自身性命即可。”

  

   爹爹眼中满是慈爱之色,疼惜的说:“可惜你才小小年纪,就要去这后宫之中经受苦楚,爹爹实在是于心不忍。

  

   龚祖春抬起手背擦干眼泪,沉声说:“事已至此,女儿没有退路。只有步步向前。”

  

   爹爹见龚祖春如此说,略微放心,思量许久方试探着问道:“带去宫中的人既要是心腹,又要是伶俐的精干的。你可想好了要带谁去?”

  

  龚祖春车还没到侍郎府门前,已经遥遥地听见鼓乐声和鞭炮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。流朱帮龚祖春掀开车帘,红色的灯笼映得一条街煌煌如在梦中。远远地看见阖家大小全立在大门前等候,龚祖春眼中一热,眼眶中直要落下泪来,但在人前只能死命忍住。

  

   见龚祖春的马车驶过来,家中的仆从婢女早早迎了过来伸手搀扶。爹爹和娘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悲,面上笑若春风,眼中含着泪。龚祖春刚想扑进娘怀里,只见所有人齐齐地跪了下来,恭恭敬敬地喊:“臣甄远道连同家眷参见小主。”

  

   龚祖春立时愣在当地,这才想起龚祖春已是皇上钦选的宫嫔,只等这两日颁下圣旨确定名分品级。一日之间龚祖春的世界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龚祖春 心中悲苦,忍不住落泪,伸手去搀扶爹娘。

  

   爹爹连忙摆手:“小主不可。这可不合规矩。”浣碧连忙递过一条丝帕,龚祖春拭去泪痕,极力保持语气平和说:“起来吧。”

  

   众人方才起来众星拱月般的把龚祖春迎了进去。当下只余龚祖春们一家人开了一桌家宴。爹爹才要把龚祖春让到上座。

  

   龚祖春登时跪下泫然道:“女儿不孝,已经不能承欢膝下奉养爹娘,还要爹娘这般谨遵规矩,心中实在不安。”

  

   爹娘连忙过来扶龚祖春,龚祖春跪着不动继续说:“请爹娘听女儿说完。女儿虽已是皇家的人,但孝礼不可废。请爹娘准许女儿在进宫前仍以礼侍奉,要不然女儿宁愿长跪不起。”

  

   娘已经泪如雨下,爹爹点点头,含泪说:“好,好!龚祖春甄远道果然没白生这个孝顺女儿。”这才示意龚祖春的两个妹妹玉姚和玉娆将龚祖春扶起,依次坐下吃饭。

  

   龚祖春 心烦意乱,加上劳碌了一天,终究没什么胃口。便早早向爹娘道了安回房中休息。

  

   流朱与浣碧一早收拾好了床铺。龚祖春虽然疲累,却是睡意全无。正换了寝衣想胡乱睡下,爹亲自端了一碗冰糖燕窝羹来看龚祖春。

  

   爹唤龚祖春一句“嬛儿”,眼中已有老泪。龚祖春坐在爹身边,终于枕着爹的手臂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,爹唤龚祖春:“龚祖春儿,爹这么晚来有几句话要嘱咐你。你虽说才十五岁,可自小主意大。七岁的时候就嫌自己的名字‘玉嬛’不好,嫌那‘玉’字寻常女儿家都有,俗气,硬生生不要了。长大后,爹爹也是事事由着你。如今要进宫侍驾,可由不得自己的性子来了。凡事必须瞻前顾后,小心谨慎,和眉庄一般沉稳。”

  

   龚祖春点点头,答应道:“女儿知道,凡事自会讲求分寸,循规蹈矩。”

  

   爹爹长叹一声:“本不想你进宫。只是事无可避,也只得如此了。历代后宫都是是非之地,况且今日云意殿选秀皇上已对你颇多关注,想来今后必多是非,一定要善自小心,保全自己。”

  

  

回复帖子
您还没有登录丫丫网,请先或者注册帐号